手机版天天看视频在线观看-2017男人天堂手机在线-一本到在线视频免费不卡观看


性肉爱你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166zt.com

性肉爱


001章、自慰

我的名字叫林豔芝,简称叫林豔,我是个寡妇,今年28岁,在一间外资企业
工作,担任总经理秘书一职!

丈夫发生意外后,我没有再婚,也不打算再婚,我不是特意为丈夫守寡,只
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家人、朋友都说我还年轻,趁还没有人老珠黄的时候应该快点寻找第二春,
可是,我对再婚没有多大的兴緻了。

朋友问:「你不嫁,想要的时候怎麽解决?」

我觉得这些私密的问题面对要好的朋友不需要隐瞒,我很开放的说:「自慰
啊。」

丈夫离逝后,这一年寂寞的日子,空虚的夜晚,我都是看着A 片一边自慰。

朋友看惯我那个斯文秀气的样子,根本没有想过我放蕩的样子。

在性爱方面,我性慾都挺强的,有丈夫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要来两三次,丈夫
也很热衷,他的性比我强,所以我们在性爱方面都很合得起来。

现在想起离逝的丈夫,我浑身燥热,刚洗完澡的身子还滴着水,但滚烫的温
度好像要燃烧了我一样,难受!

我顺势把身上的浴巾脱下,全身光裸,一头长及腰的湿发贴伏在背后,我喜
欢夏天,尤其下班回来后,沖好澡可以直接不穿任何衣服,一个人自在地走在房
子裏面。

丈夫离逝后,我将咱们的房子租了出去,为了方便上下班,我在公司附近买
了一套单身公寓。

我在厨房倒了杯茶水,折回房间,然后打开DVD 播放机,今天吃午饭的时候,
从同事手上借来一部情色A 片,听说剧情还不错。

我把影碟放进去后,电视机很快放出了画面,前面没什麽,过了十分锺后,
画面终于出现了香辣的一幕。

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心痒难耐的时候还会用手去摸自己的胸部。

我有个嗜好,喜欢早晚按摩自己的胸部,我那傲人的胸乳就是这样长出来的,
而且一个星期还会吃三到五次木瓜牛奶。

乳头在我熟练的按揉之下,很快就硬挺起来,我低下头,吐出一口口水到乳
头上,然后再用手指涂抹起来。

电视上已经播放到男主人翁在抽插女人的阴道,女人喊得好销魂,我听得心
痒难耐,空出一只手来到私处,隔着层层黑毛揉搓着花唇,我的淫水早染湿了床
单,「啊啊啊……」

我舒服地吐着呻吟声,花唇在我揉弄之下淫水流得更兇,像尿一样源源不绝
地在小嘴裏流出来。

我的手掌被自己的淫水弄湿了一遍,我不怕恶心地将手指含进嘴裏,好像吃
丈夫肉棒一样舔舐着。

「嗯嗯……啊啊啊啊……」

我一边吃一边哼哼啊啊的,小穴空虚得一张一合,我忘情地把手指伸进裏面
进出的抽插,时而慢插时而横沖直撞地插,好像要把自己的蜜穴插坏一样。

手指没办法让我满足,我贪得无厌地翻出床头边上的柜子最下层,取出一支
假阳具,那是老公出差前一晚给我买回来的,他说有一个星期不能插我,所以想
在视频的时候,插给他看,让他一饱眼福。

回想老公出差的那个星期,我都疯狂了。

我扭开阳具的电动按钮,塞进自己的嘴巴裏面,我用唾液湿润阳具,然后再
插进自己的阴穴裏面。

空虚的小穴瞬间被阳具充满,肉壁受到严重的刺激,淫水像关不住的水龙头,
沿着我两腿内侧流下来,又湿了一遍被单。

「啊啊啊啊……老公……大力的插我……插我这个蕩妇……」

我被抽插的快感沖晕了脑子,忘形地喊着离逝的丈夫,一年了,我没办法忘
怀老公的大肉棒,每次在做爱的时候,老公都会让我欲仙欲死,很多时候在自慰
的时候我都会想着老公的大肉棒,来安慰自己空虚的蜜穴。

「啊啊啊啊……老公插大力……把老婆插坏吧……啊啊啊啊……」

我加快阳具的震动度数,我很想要高潮,所以没一下子,洩了!

「啊啊啊啊……」

我仰头一喊,然后躺倒在满是淫水的床上……作家的话:亲们:这个文度子
没有存稿滴,都是现写现上传滴这个文度子可能会更得比较慢,但绝不会弃坑,
动动手指收藏一个吧,麽!

002、家公(一)

今天周六,林豔的公司是五天制,休息的时候不是回娘家就是回南部家公的
家。

杨父是个很开明的人,儿子命薄,没办法拥有林豔这麽好的妻子,所以每次
在林豔回南部的时候,他都会劝说林豔再嫁,可惜,林豔提不起再嫁的兴緻。

林豔还说:「爸,我还要代替老公来侍候你老人家。」

一句话打哑了杨父的用心良苦,林豔是个很好的媳妇,儿子拥有林豔这麽一
个妻子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也不想林豔再嫁,可是,林豔才28岁,这麽年
轻就要她守寡,杨父真的很不舍,也心疼。

杨父觉得媳妇应该找一个宠爱她的男人度过余生,而不是将大好的青春浪费
在他这个近五十岁的老男人身上。

杨父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现在在一所高中学校担任教师,而且还是班主任。

杨家已经没什麽亲戚了,杨父在南部也只有一个人,林豔很不放心,每次回
来南部的时候都劝他上北部,两人住在一起有个照应。

杨父怎麽都不肯,怕骚扰媳妇找对象,林豔三番四次表明不再嫁的决心,但
杨父还是觉得不妥,所以怎麽都不肯点头答应,导緻林豔四个星期有三个星期都
往南部跑。

南部这个家像自己家一样,林豔从北部赶回南部,一进家门就往自己的房间
跑,沖了澡,一身宽松的长T 恤,出了房间后,进了厨房帮忙杨父做晚饭。

「豔啊,你别每个星期都回来,放假跟朋友出去玩一下。」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南部。」

林豔一边切菜,一边说。「爸,你跟我回北部吧,一个人在南部,我真的很
担心。」

媳妇的忧心杨父当然懂,只是男女有别啊,他一个大男人怎麽能跟媳妇住在
一起,若是儿子没有离逝倒还好,可是,孤男寡女的,说什麽都不方便!

林豔觉得这次劝说又无果,杨父若坚持,她这个当媳妇的只能败兴而归。

吃过晚饭,林豔将碗筷收拾好清洗干净后,才回房间。

杨父沖好澡后一直都没有出房门,林豔洗了澡,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到厨
房弄了一些水果,然后往杨父房间走去。

「爸,你又在忙吗?」

林豔扭开房门走了进去,将水果放到杨父的工作台上,「这麽晚了,爸,早
点歇息。」

「嗯,批完就去睡。」

杨父头也没擡,只是应付的说了一句。

林豔摇头一歎,本想离开但她走向书柜前,随意地翻看一些书籍。

杨父是个教师,很喜欢收藏各种名人的书籍,林豔翻了翻,结果翻到一张相
片,相片是被夹在书籍裏面的。

林豔看着相片裏面的光裸女子,眸光一黯,然后无声地把相片放回书籍裏面,
离开书柜,来到杨父面前。

「爸!」

杨父分神地擡起头,林豔刚巧解下浴巾,在杨父面前露出她那引以为傲的美
丽胴体。

「豔,你这是干什麽?」

杨父脸红耳赤,粗鲁地把浴巾重新系上林豔的身上,遮去那光裸雪白的胴体。

「爸,你想要我的对不对?」

林豔添着下唇,故意勾引杨父,两只手还握住那傲人的双丰。

乳头在林豔的捏弄下又硬又红又肿,杨父看得直发痒,巴不得自己的手取代
媳妇那两只小手。

林豔走近一步,故意用两只手挤压自己的胸部,胸部在林豔的玩弄之下,乳
沟露在杨父的眼中,慾望像洪水猛兽一样袭上杨父的脑部神经。

杨父终究敌不过媳妇那美丽胴体的诱惑,伸手握住媳妇的双丰,时而粗鲁时
而温柔地揉弄着。

「爸,你若是跟我一起回北部,每天可以插我,每天可以玩弄我的妹妹。」

林豔勾唇,笑着丢下一颗诱人的炸弹。

「那让我检查看看,妹妹是不是欢迎哥哥插她。」

杨父说完,空出一只手来到媳妇的蜜穴,淫水瞬间湿了杨父的手掌。「啧啧
……妹妹真湿,来,让哥哥添干净!」

杨父将学生的课本扫到一边,林豔主动坐上工作台,还将两条长腿大大地张
开,让杨父看个清楚,玩个痛快。

林豔觉得自己的妹妹好久没有被大肉棒贯穿了,陪总经理出去应酬的时候也
被吃过豆腐,只是豆腐而已,并没有真的把她吃掉。

每次应酬回来,林豔都要自慰解决自己强烈的需求,现在看到杨父的大肉棒,
林豔真的很心动。

「爸,吸我吧!」

杨父弯下腰,两只手各玩弄媳妇的乳头,而他的嘴则来到媳妇的蜜穴,吸着
充满色情的淫水。

林豔被吸得很舒服,嘴巴裏时低时高的喊着,「爸,吸大力点,吸坏妹妹都
没关係,啊啊啊啊……」

003、家公(二)

林豔的话好像鼓励一样,杨父渐渐加大吸吮的力度,整个房间都飘蕩着吮吸
的声音,听起来很色情很淫蕩。

「啊啊啊……」

舒服的呻吟声源源不断地从杨父头顶上发出,林豔顺势躺在工作台上,两腿
张到大开,任由杨父吸着自己的淫水。

「爸,吃一下我的乳头,它好痒……」

林豔的乳头被杨父玩得又硬又挺立,乳头极需要杨父的唾液滋润。

杨父从媳妇的小淫穴裏擡起头,舌头像蛇一样勾弄着媳妇的乳头,小淫穴像
河流一样洩出大量的淫水,工作台上被淫水搞得淫乱一遍。

杨父不是偏心的人,不是只吃乳头就无视媳妇的小淫穴,他插进两指,在阴
穴裏面进进出出,速度时快时慢,插得林豔不上不下的样子。

「爸,别慢,插快一点,插坏小淫穴都没关係……啊嗯……」

杨父看媳妇不喜欢慢,就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林豔嘴巴裏哼着销魂的曲调,
「爸,插进来,让大哥哥插进来……」

杨父停下动作,将身上的睡衫脱个精光,大肉棒已经硬如铁,从媳妇变成寡
妇后,每次回来,杨父都幻想着媳妇被自己插的样子,一年了,杨父万万没有想
过梦会成真,大老二看着小淫穴,直挺挺的,等着插进去,一尝销魂洞的滋味。

林豔擡眸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家公的大肉棒跟丈夫的大肉棒不分上下,
林豔坐起身,贪婪地吞了一口口水,伸手凑上前,一把握住家公那滚蕩的大肉棒。

「好大!」

比丈夫那条肉棒还大,而且还要粗,林豔觉得今晚一定会快活到死,她真的
不怕死在家公那条大肉棒手上。

杨父对自己的大肉棒也是很满意的,每次插亡妻的时候都让亡妻求饶连连。
林豔从工作台上下来,蹲下身子与家公的大肉棒平视。

「爸,让我服侍你!」

杨父坐回办公椅上,林豔半跪在椅子前,握住家公的大肉棒怎麽都不愿放手,
她觉得若是放手了就是自己一大损失。

这一年的寡妇生活让林豔没好好过上正常的性生活,每次自慰都靠假阳具来
让自己高潮,每次回南部她怎麽都没有想过勾引自己的家公呢?

若不是看到书籍上被夹住的相片,林豔真的不知道家公偷看她洗澡,还拍她
的裸照。

林豔迫不及待地含进家公的大肉棒,吸弄大肉棒的龟头,让唾液滋润龟头后,
林豔将整支大肉棒吃进嘴巴裏,娴熟的技巧让杨父很舒服,「豔,你好棒,让爸
继续舒服……嗯……」

杨父舒服的呻吟声让林豔吃得更起劲,林豔吃肉棒的技巧还算不错的,初时
是丈夫教导,后来这一年重出社会后,又经常陪上司应酬,那些客户都是四五十
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们极爱女人吃肉棒的快感,林豔是那些女人的其中之一,
所以吃肉棒的技巧还是不错的。

004、家公(三)

林豔渐渐加快吞吐大肉棒的速度,杨父啊了一声,来不及抽出来,精液全数
射在媳妇的嘴巴裏,林豔没有将精液吐出来,反而很淫蕩地含在嘴裏玩弄着,杨
父两手分别握住媳妇的丰乳,捏弄着乳头。

林豔将精液含得差不多的时候,慢慢地将精液在嘴角边吐出来,一路流下,
滑至大胸部上。

林豔低着头,用手指将精液涂抹在乳头四周,让家公的精液来滋润自己的胴
体。

「爸,哥哥舒服了,该妹妹了。」

林豔站起身,两手撑在工作台上,屁股对着家公,要求杨父插她的小浪穴。

杨父当然没有拒绝,媳妇虽然谈不上什麽大美人,但她拥有一副火辣辣的身
材,若不是无意看到媳妇洗澡不关浴室的门,他都看不到媳妇的身材这麽有料,
尤其胸前的丰满更是他让爱不释手。

杨父握住媳妇的细腰,然后将自己的大肉棒一口气插进去,肉壁的紧緻让杨
父舒服地一歎,「豔,妹妹真紧,夹得爸好舒服。」

「那你喜欢吗?」

「喜欢,爸喜欢得不得了。」

想插媳妇的心都想得疼了,现在一尝宿愿,让杨父死在媳妇之下也甘愿了。

「爸,那你答应跟豔回北部吗?」

林豔终究不忘劝说家公一起回北部的心,杨父当然想,可是始终觉得不太好。

「豔啊,现在这样不好吗?」

「可是……」

林豔想继续说,可是被家公大力的一顶骚到骨子裏去。「啊,好舒服,爸,
一年了,豔好久没尝到大肉棒的滋味了……你、你插大力点……」

「好,爸大力插你小骚穴,插得它又红又肿,插到子宫裏面去。」

杨父说完,果然又是一记深插,林豔被插得像要丢了魂一样,家公的大肉棒
果然直撞向子宫,一个猛烈的痉挛,林豔几乎洩了出来。

「爽吗?」

「爽,太爽了,爸,豔好想每晚让你插坏,妹妹每个星期等那麽长,它会空
虚寂寞的,爸,跟豔一起住吧。」

「这个……」

杨父继续顶内壁裏面的子宫,林豔舒服得呻吟连连,直喊爽,看着媳妇那浪
蕩的样子,杨父已经心动了,再一翻快速的抽插后,杨父说:「我向学校申请调
北部的学校吧,爸也想每晚插豔的小浪穴。」

「爸!」

林豔终于劝说到家公离开南部,开心地转过脸,吻上家公的嘴唇,两人吃着
彼此的唾液,舔弄彼此的舌头。

这一晚是林豔杨父有始以来最激情的一夜,两人贪得无厌地在家裏每一处留
下欢好的痕迹。

两天一夜都在床上度过,杨父送媳妇上车后,也回去打电话申请调校的事。

林豔回到北部后,为家公添了日用品,然后等家公上北部的消息。作家的话:
很多谢喜欢寡妇这篇文的亲,你们的支持就是度子码字的动力哟,麽麽!

005、总经理(一)

距离杨父上北部的日子还要一个星期,这些天林豔都比较忙,五天有三天都
要加班,今天是周五了,林豔本想下班回家收拾一下东西坐车回南部,结果被总
经理留下来临时加班。

做好计划表,已经是晚上十点锺了,林豔揉了揉发疼的脖子,然后拿着计划
表敲门进后面的办公室。

总经理今晚同样都在加班,林豔不好拒绝。敲门进去后,林豔说:「总经理,
计划表做好了,请过目!」

被林豔唤总经理的男人放下手上的钢笔,接过林豔手上的计划表,揉着发疼
的太穴阳,「这麽晚了,吃过晚饭了没?」

「没有呢,总经理。」

「走吧,我请你去吃。」

总经理把计划表放到办公台上,作势起身。

「这麽晚了,现在都没什麽好吃的了,总经理来我家吧,我可以弄个夜宵。」

「好!」

总经理没有拒绝,反而率先走出办公室,林豔退出办公室后,收拾私人物品
再跟上总经理的步伐。

林豔的总经理是个45岁的中年男人,成熟稳重,对待下属还不错,这一年林
豔跟在他身边工作,收获了不少。

到家后,林豔迎总经理进屋,倒了杯茶给他后,进了厨房张罗夜宵。

总经理第一次到林豔家,简单的居家摆设,一眼看完,没什麽特别。

林豔做好夜宵端上餐桌,然后探出头对总经理说:「可以吃了。」

总经理优雅地入席,林豔帮他盛了一碗汤面放到他面前,说:「趁热吃!」

总经理没有客气,一下子吃了三碗,一盘汤面很快到底。

「豔,不介意我用一下洗手间吧?」

「不介意!」

总经理出了餐厅进了洗手间,林豔收拾着碗盘,在厨房裏清洗着,可是,她
听到一阵爆水龙头的声音,林豔立刻跑进洗手间,结果看到总经理像只落汤鸡一
样全身湿淋淋。

林豔再次折出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毛巾,还有一套干爽的男性
睡衣。

「这个……」

「这是我公公的睡衣,你跟他身形差不多,将就一下吧,若是不换下这身湿
衣服很容易感染风寒。」

「谢谢!」

林豔退出洗手间,总经理换下一身的湿衣服换上干爽的睡衣后走出洗手间,
林豔说:「总经理,我帮你烫干衣服再走吧。」

「嗯!」

总经理坐在客厅,林豔开始烫干总经理的衣服,望着一副贤慧的林豔,总经
理一副沈思的样子,林豔什麽时候烫干,总经理都毫无所觉。

林豔放好熨斗后,转身想说烫干了,结果总经理睡了。

林豔没有叫醒总经理,反而从房间裏取出被单为他盖上,然后折回房间去沖
澡。

林豔沖完澡后,就是一件单薄吊带的睡裙,裙摆只到大腿根部,每走一步的
时候几乎能看到那翘起来的臀部。

林豔临睡前出了房间去看看睡在客厅的总经理,让上司屈就沙发,林豔真的
有点不忍心,可是这麽晚了又是深夜,林豔不放心让总经理回去,只能让总经理
屈就睡沙发了。

林豔看着总经理熟睡的样子,转身折回房间,结果身后传来总经理的声音,
「我睡过去了?」

「嗯!」

「那我换了衣服回去吧。」

总经理作势起身,去翻找烫干的衣服,林豔伸手阻止,说:「总经理,现在
很晚了,你今晚就在这裏住一晚吧。」

006、总经理(二)

「这……不好吧?」

总经理眯眼看着林豔若隐若现的美丽胴体,林豔的身材在他认识的女人圈中
最好的一个,尤其胸前两团饱满无时无刻地吸引他的目光,他怕留下来过夜让自
己把持不住。

林豔收到总经理那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定格在自己的身上,让总经理留下
来间接是一个邀请。

林豔迎上总经理那火热的视线,睡衣的吊带被一只大掌缓慢地扯落,林豔没
有阻止,反而大方地让总经理扯落另一边的吊肩带。

睡裙没有吊带垫住,瞬间滑落下来,全身光裸的林豔大大方方地让总经理一
饱眼福。

大掌覆上一对乳房,捏弄挤压,揉弄成各种形状,敏感的乳头在总经理的玩
弄之下很快地挺立起来。

林豔呻吟了一声,然后走近一步,主动解开总经理身上的睡衣钮扣。

同样光裸的总经理让林豔看直了一双眼睛,尤其一柱擎天的肉棒正抵在她的
小腹处,林豔伸手握住,那粗硬滚烫的触感让林豔爱不释手。

林豔把总经理推回沙发上,她双膝半跪,看着总经理的大肉棒,林豔低头伸
出小舌舔了舔,然后吐出一口唾液到龟头上滋润。

总经理在客户口中知道林豔这个秘书在口交上很有一手,现在尝起来真的觉
得不错,侍候得服服贴贴,舌技虽然称不上一流,但吮得很舒服,很爽!

「林豔,嗯……」

总经理闭着双眼,一边享受着林豔的服务,一边喊着林豔的名字。

林豔一边吸一边玩弄自己的小骚穴,直到淫水连连,然后爬上沙发,屁股翘
起对着总经理,做着无言的邀请。

在林豔这个家,总经理不怕让人閑言碎语,倒开放了起来。

总经理扶着硬挺的大肉棒咻一声插进林豔的小骚穴裏面,林豔特喜欢从身后
刺入的姿势,肉棒那会顶到她的子宫深处,让她疯狂的呐喊,「嗯好棒……好哥
哥好弟弟……插死妹妹吧……大力的插……奋力的插……啊啊啊……」

淫蕩的浪语好像一首赞美的歌曲,让总经理抽插得很起劲。

「嗯啊……小骚穴好紧……插松你……插松小骚穴……插坏你……」

好像受到感染一般,总经理居然也淫蕩地说出淫秽的话语,林豔勾唇一笑,
很配合总经理的抽插。

「啊啊啊……插坏我吧,好哥哥……好老公……」

「叫大声点!」

总经理受到刺激,一手扯着林豔的头髮,一手拍打林豔的屁股,林豔没有不
悦,反而很配合的喊:「好哥哥……插坏我……啊啊啊……好老公插坏我小骚穴
……让我小骚穴坏了了了……」

总经理抱起林豔下了沙发,让林豔两条腿夹住他的腰,两手托住她的屁股,
然后一边走一边奋力的抽插。

「啊啊啊……老公好厉害……我最爱老公的大肉棒了……插得小骚穴好舒服
……好爽……」

总经理抱着林豔走出阳台,让她两手撑在栏杆上,然后从身后又插了进去。

肉棒直抵子宫口,林豔淫蕩得喊着浪语,忘了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

总经理九浅一深地抽插着林豔的小骚穴,呻吟声断断续续地在林豔的嘴巴裏
溢出。

「好老公插深一点,嗯啊啊啊……丢了……要丢了……啊……」

总经理加快抽插的速度,肉棒感受到内壁的收缩,林豔一个痉挛,大量淫水
洩了出来,然后高潮了。

总经理的肉棒依然硬挺挺的,没有从林豔的小骚穴裏面抽出来,两人回到房
间的床上后,总经理架起林豔的一条腿,又是一阵的打桩速度。

007、总经理(三)

「啊啊啊……老公好厉害……插死妹妹了……我最爱老公了……」

林豔的叫床声此起彼落,完全没有想过一向斯文有礼的总经理在性爱上那麽
的强悍,林豔简直被插得欲仙欲死,成为寡妇的这一年,她真是浪费了太多的青
春了。

「老公……我的好老公……大力点……把妹妹插坏吧啊啊啊啊……」

高潮过一次的小骚穴特别的敏感,林豔很快又洩了一次,总经理的大肉棒还
是火热的硬挺,抽插的速度快得让林豔抓不紧节凑,但她爱死这种销魂的滋味。

「嗯嗯……啊啊啊……」

总经理将林豔翻了个身,屁股向他,形成了一个半跪的姿势,林豔的屁股很
有弹性,让总经理爱不释手,从后面插进去的时候,总经理还扬手拍打了几次,
增加两人的兽性。

「嗯……真紧……」

龟头直顶进子宫口,林豔大大地呻吟了一声,被夹住大肉棒的总经理同样也
呻吟了一下,那美妙的销魂滋味让总经理欲罢不能,又一次插到底。

「啊啊啊啊……老公太深了……轻一点……」

连续几次被顶进子宫深处,林豔开始有些吃不消了,同时也开始哀求,「我
的好老公……慢点……啊啊啊啊……」

总经理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然奋力的顶弄,让大肉棒顶进子宫口,让子宫
狠狠地夹住自己的大肉棒。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丢了……丢了……」

林豔抓紧床上的被单,脚指被高潮的快感弄得蜷曲了起来,子宫深处一个痉
挛,林豔不知道第几次高潮了。

总经理像安装了驱动马达一样,在林豔那极度敏感的肉壁抽插了十余下后,
终于也射出了滚蕩的精液……总经理没有立刻将自己的大肉棒从林豔的小骚穴裏
抽出来,强健的体魄压着林豔的身体,胸膛被两团乳房磨蹭着,林豔一副满足地
抚上总经理那张柔和的脸庞,说:「总经理你好棒!」

被称赞的总经理勾唇笑了,低头就吃上林豔一只右乳,辗转吸吮,在静谧的
房间裏吃得很大声,林豔眯着迷蒙的眸子,开始又蠢蠢欲动起来。

「总经理,这次让我来服侍你。」

林豔发现小骚穴裏面的大肉棒开始膨胀,然后将总经理推倒在床上,换了男
下女上的姿势,当然,林豔不急着将大肉棒插进自己的小骚穴裏面,反而来到总
经理的胯下,握住那火辣辣的大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粉舌有意无意地吃弄着
龟头的小洞,躺在床上的总经理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闭着眼睛十分的享受。

林豔吃肉棒的声音不大不小,只回蕩在房间裏,林豔觉得肉棒的硬度差不多
时候,终于扶着总经理的大肉棒缓慢坐了下去,空虚的小骚穴被填满后,林豔舒
服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双手撑在总经理的胸膛上,有意无意的撩拨着,林豔缓慢
地上下套弄的抽插,每一下都顶进子宫口,美妙的滋味让林豔更加淫蕩的呻吟。

「嗯嗯……啊啊啊……」

总经理虽然闭着双眼,但他两只手已经握住林豔的大乳房,揉捏出各种香辣
的画面,有时候还会捏弄乳尖,引得林豔一阵淫蕩的叫床声。

林豔的叫床声是总经理最喜欢听的一首乐曲,林豔叫得越大声大肉棒就越坚
硬。

「啊啊啊……好深好热……好老公插得妹妹好销魂……」

插抽的节凑渐渐加快,躺在床上的总经理不安份地坐起身,两手托高林豔的
屁股,一记深刺退出,带出大量的淫水,湿了两人的交合处,林豔连续被狠刺几
次后,终于一个痉挛的收缩,洩了。

「啊啊啊啊啊……好哥哥……好老公……丢了……又丢了……」

林豔长叫了一声后,终于倒进总经理的怀裏,总经理射了后抱着林豔沈入了
梦乡……008 、骚货

又是新的一周,林豔忙了几天收到家公的电话,后天可以到北部,林豔向总
经理请了半天假。

得到总经理的批準后,林豔将手边的公务处理完才收拾东西回家。

以后家裏多了一个人,林豔没有觉得不妥当不放便,反而有了家的味道。

家公的班车在4 点多的时候抵达火车站,林豔看到出站口的家公,对他扬手
喊道:「爸,这裏!」

杨父拎着行李袋走向媳妇,林豔一手取过杨父的行李,然后一起往火车出口
方向走。

回到家的时候,杨父挑眉问:「这房子……」

「那房子我出租了,以后每个月底爸你帮我过去收租吧,这房子虽然小了点,
两个人住还不会狭窄。」

林豔觉得房子小清洁起来不吃力。

林豔把家公迎进屋后,杨父四处打量,房子总体看起来还不错,格局精緻,
只是只有一间房,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睡哪呢?

林豔看出家公的苦恼,说:「爸,我把床换了,以后咱们睡在一起。」

这话让杨父笑了,能跟媳妇睡在一起,是杨父怎麽都没有想过的,更没有想
过他已经尝过了媳妇那销魂的滋味,距离在南部那晚,已经一个多星期了,现在
回想起来,杨父的大肉棒又硬又热,急需要媳妇的小骚穴来灭火。

有过亲密不一般的关係,杨父好像没了太多的顾虑,在媳妇帮他整理行李的
时候,杨父的两只大掌已经握上两团饱满,隔着衣服揉搓猛捏起来。

林豔没有阻止,反而期待家公的大肉棒进入自己的小骚穴裏面,当了寡妇一
年,林豔终于尝过两个中年男人的大肉棒,家公跟总经理的肉棒不一样,但他们
的肉棒都带给她极緻的魂销滋味,让她食髓知味。

杨父腾出一只手来到媳妇的小骚穴前,隔着阴毛抚摸了起来,林豔想着家公
跟总经理的大肉棒,她的小骚穴一下子出了大量的淫水,湿了杨父的手掌。

「豔,真湿,满手都是,来,舔干净。」

杨父将湿淋淋的手放进媳妇的小嘴巴裏面,让林豔将他五只手指舔干净,吃
着自己的淫水,林豔觉得很色情也很淫蕩,但她喜欢这种淫蕩的滋味。

在林豔吃着杨父手指的时候,她的屁股后被杨父的大肉棒顶弄着,林豔蠕动
了一下,想让杨父进入自己的小骚穴,结果一阵手机铃声打断这淫色的一幕。

林豔接起手机,杨父将手伸进媳妇的小骚穴裏面骚弄着,引来媳妇一阵蕩漾
的呻吟声,电话裏头的男人眸色一黯,「林秘书,麻烦回公司帮我赶一份文件。」

「噢,好!」

林豔挂了线后,亲了一下家公的脸,说:「爸,总经理要我回去加班赶一份
重要的文件,你坐车都累了,洗洗睡一下,回来后我再让你插好不好?」

「工作重要,别累坏了。」

杨父顶了一下媳妇的小骚穴,然后放开她,坐了这麽久的车,其实杨父真的
累了,所以在媳妇离开的时候,他进了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睡去了。

林豔打车回到公司,敲了下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进去后,总经理果然让她赶
一份收购的计划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166zt.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166zt.com